小伙儿骑马4400公里从新疆还乡:我不想做网红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中新网 作者: 编辑:邓坤伟 2022-01-28 09:14:00

内容提要:北京时间1月27日13时许,当踢踏踢踏的马蹄声在重庆市奉节县城内响起,乐晓雲历时6个月零27天的“千里走单骑”,迎来最终章。

“有些事现在不做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做了。”

——29岁,一人一马,“千里走单骑”的乐晓雲

北京时间1月27日13时许,当踢踏踢踏的马蹄声在重庆市奉节县城内响起,乐晓雲历时6个月零27天的“千里走单骑”,迎来最终章。

一人一马,平安到达;数万网友,围观见证;人群簇拥,掌声雷动。

这趟在网络上颇受关注的旅程始于2021年7月1日,28岁的重庆小伙儿乐晓雲骑上刚买的白马,从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出发,翻天山、越祁连、过戈壁、穿秦岭,在零下18℃里迎接新一岁,尝遍风霜雨雪,行程共计约4400公里。

为什么选择骑马回家?这一程,有何收获?面对质疑,作何回应?中新社渝分小新,在重庆对乐晓雲作了专访,你们关心的问题,我们帮你问了他……

图为乐晓雲到达家乡,重庆奉节界碑处。乐晓雲供图

“曾经我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。”

乐晓雲出生于1992年,是重庆市奉节县人。

2016年,从重庆工商大学国际物流专业毕业后,他先是到企业上班,过着“朝九晚五”的生活。或许是天性跳脱,亦或是不甘日子寡淡如水,乐晓雲在3年内换了4个工作。后来索性回到家乡,搞起养殖,卖起水果。

“我是一个受不了拘束的人,做事也没什么耐心。”乐晓雲说,千里走单骑的初衷,其实是为了磨练自己的性子,把心静下来。这是一场旅行,也是一次苦行,更是他“可以修炼出恒久耐力与坚毅”的自证。

图为乐晓雲在路上的休憩场所。乐晓雲供图

乐晓雲说,尽管骑行这条路充满困难,但他还是用一步一个脚印走了下来,没有偷过懒。唯一一次和马坐拖车穿越,是在哈密到嘉峪关之间,面对几百公里的戈壁无人区,无法准备数百公斤的草料和水,不得不请求外援。

“买匹马从新疆骑回家”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。早在2020年,乐晓雲去到新疆旅游时,就萌生过这个念头,但碍于生活中的各种羁绊,迟迟没有付诸实践。

图为乐晓雲的伙伴“火锅”。乐晓雲供图

2021年5月,面对家人“成家立业”的催促,乐晓雲惊觉“有些事现在不做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做了”。尚未结婚、生子,还没有家庭负担和生活束缚,乐晓雲了然,“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”。

揣着5万元积蓄,乐晓雲瞒着家人再回新疆,逗留了一个多月时间,在马背上学会了“刹车、油门、转向”的基本技巧后,便用3.2万元找了匹英俊的菊花青马作伴,取名“火锅”,正式上路。

“我收获了太多的爱心与善意”

出发前一晚,乐晓雲兴致勃勃地买了张羊皮,花了一晚上时间,画上中国地图,寻思着每到一个地方,就盖一个邮戳以示纪念。他还准备了一个小本子,用来记录旅途中遇到的人和地点。

野外生存技能,是乐晓雲上路后才开始摸索的。比如搭帐篷,在旅途的第三天才真正学会。

整个行程,乐晓雲用的是手机导航。为保证经过的地方有信号指引,他要提前计划每天的脚程,多为白天出发,晚上扎寨时尽量选择有人烟的地方。

出发前,乐晓雲买了个4万毫安的充电宝,充一次电手机可用两三天。电快用完了,他就找个有人、有草的地方搭帐篷,向屋主借电,次日早上去取。如此循环往复,竟顺利支撑完全程。后期,加上路人送的,他手上已有大大小小4个充电宝,更无需为电发愁。

图为乐晓雲在骑行途中。乐晓雲供图

路人的爱心与善意,是乐晓雲此行的最大收获。

他细数:有藏族大哥怕他的帐篷抵御不了严寒,将旧房子借给他暂住的;有村干部为他送来干粮、热饭、军大衣的;有追着他的脚步,开车给他送干粮、订外卖,给马送饲料的;有把吃的和钱塞他手里,嚷着拒绝就生气了的……

乐晓雲把这些人都一一记录在本子上,想着就算以后少有机会重逢,自己也会把路途中接收到的世间温暖,接力传递出去。

图为乐晓雲和帮助过自己的人合影。乐晓雲供图

“我从不是想做网红”

豺狼、寒潮、马儿食物中毒、超过20公斤的负重徒步导致肩和腿都受了伤……这些都是乐晓雲行程中的“苦”。要说支撑他的“甜”,是一路看过的祖国大好河山,身边不离不弃的“火锅”,还有在云端直播间陪他聊天的数万网友。

“安静给了我内心的从容与充实。”乐晓雲说,他每天的生活非常规律,早上起来要收帐篷、给马喂食喝水,赶路这么久,连用蓝牙音响听歌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步履不停,伴着离家愈近的消息,这种向前的进步,令他满足。雪山、草原、戈壁……山川湖海一旦入了心,便不再觉得孤单。

图为乐晓雲在旅途中“打卡”景点。乐晓雲供图

乐晓雲是在朋友的“担忧”中启程的,毕竟这项“挑战”蕴藏危险。“我开直播间,一是给大家分享美景、聊聊天,更重要的是向朋友报平安。”乐晓雲回忆,有两三次,因为信号差、手机坏了等原因,他未及时分享行程,朋友们担心得直接报了警。警察找到他时,手机都还没修好。

随着直播间人气渐涨,质疑声也纷至沓来。是炒作吗?想卖货吗?“我从不是想做网红。”乐晓雲说,自己不喜欢“网红”一词,“上网”是为了把这段有意义的旅程记录下来。未来,他将继续保持本真的自我。若家乡发展有需要,他也会继续为家乡“代言”,像往常一样,把秀美山水介绍给全国网友。

图为乐晓雲和“火锅”。乐晓雲供图

虐马?乐晓雲告诉记者,他并不在意外人的看法,因为这一路经历的辛酸苦辣,只有自己和马儿知道。

4400公里路,“火锅”走坏了8个马掌。自己和“火锅”早已是彼此成全的关系,是彼此熟悉、互相信任的“伙伴”。他正筹划着在家乡为“火锅”找个住处,“不会亏待它,更不会靠它挣钱”“它活多久,我养它多久”。

图为乐晓雲看到的风景。乐晓雲供图

“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”“你做了我们想做,却不敢做的事”……类似的留言,经常出现在乐晓雲的直播间里。

在乐晓雲看来,只要肯给自己一个机会勇敢开始,什么时候都不算晚。

新春将至,新的一年,愿我们都能拥有敢于“圆梦”的勇气。

   原标题:我们跟骑马八千里从新疆还乡的小伙儿聊了聊……

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22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